熱備資訊

糖尿病的治療進入新時代,糖友管理糖尿病的理念需要變一變

老話說得好,“不打不相識”,咱們和糖尿病這位“老夥計”鬥智斗勇、鬥了這麼多年,對這位不怎麼友好的“對手”,了解和認識那是越來越深入,鬥爭的“武器”和“策略”也是不斷在升級,開啟了糖尿病治療的新時代,由此,我們廣大糖友管理糖尿病的理念也要及時更新換代,這樣才能最大程度保衛我們的健康。一、爭取逆轉糖尿病糖尿病的根本原因在於身體內的胰島素出了問題。體內胰島素的“生產基地”是我們的β(貝塔)細胞,它就是負責生產“胰島素”的“工廠”。2型糖尿病的出現,很大程度上就是β細胞“隊伍”出了大問題,隨着我們對糖尿病的認識逐漸深入,發現β細胞實際上並沒有“陣亡”,而是“昏睡”過去了,不工作了,如果我們能在合適的時間採取有效的措施,那麼我們就可能再次“喚醒”β細胞,讓β細胞重新再回到重前,開始生產胰島素,失衡的血糖這樣就有望恢復平衡,達到逆轉糖尿病的成效。逆轉糖尿病,把握好時機很關鍵,這個逆轉機會可以說是“稍縱即逝”,在剛剛出現糖尿病的苗頭、以及剛剛發現得了糖尿病的時候,這是逆轉糖尿病的關鍵階段。目前認為通過限制飲食,積極減重;強化治療,把血糖控制在正常範圍;肥胖明顯的患者可以考慮代謝手術治療等等,這些辦法目前證實可使部分糖尿病發生逆轉。划重點:剛發現血糖出了問題,或是剛診斷糖尿病時候,糖友採用科學的策略,部分糖尿病可被逆轉。二、用藥重點要“看人”現在我們對付糖尿病的藥物種類有很多,“武器彈藥”很充足,既往醫生把降糖藥物劃分了等級,血糖高先上“第一梯隊的藥物”,如果降不下來,再上“第二梯隊的藥物”,依次類推,直至把血糖控制下來,過去醫生的用藥,基本上是根據血糖的情況來選擇。如今醫生為患者選葯,血糖是一個參考,但更重要的是要“看人”選葯,根據每位糖友的個人情況,“量體裁衣”選擇和患者“脾氣相投”的降糖藥物,其中需要考慮患者的因素包括:心血管併發症、低血糖風險、對體重的影響、經濟成本、藥物副作用和患者本人意願等。l 糖尿病患者合併有心血管疾病(比如冠心病、頸動脈或下肢動脈狹窄、左心室肥厚等)的時候,胰高血糖素樣肽-1受體激動劑(英文GLP-1RA,常用的藥物有利拉魯肽、度拉糖肽、索馬魯肽等)和鈉葡萄糖協同轉運子2抑製劑(英文SGLT2i,常用的藥物有恩格列凈、卡格列凈、達格列凈、埃托格列凈等)在控糖的同時對於改善心血管疾病也是有幫助,可以優先選擇;l 糖尿病患者合併心衰、或是確診慢性腎臟疾病的情況時,使用SGLT2i好處會更多一點,如果情況許可,可以優先選擇;l 對於容易出現低血糖的糖友而言,在降糖藥物的選擇上,要儘可能避免低血糖風險高的藥物,比如磺脲類(格列本脲、格列齊特、格列吡嗪等)和格列奈類(比如瑞格列奈等),如果需要使用胰島素儘可能選擇低血糖風險小的基礎或是長效胰島素;l 對於超重或是肥胖並且有減重需要的糖友,GLP-1RA有良好的減重效果,SGLT2i也有一定的減重效果,可以優先選擇;l 對於經濟條件不好的患者,磺脲類藥物降糖力度大、相對便宜,可以優先選擇。同是糖尿病,但是千人千面,看人用藥,所以糖尿病的用藥是因人而異。不少糖友看到老張或是老李吃的降糖葯,血糖控制得不錯,就拿來自己也吃吃看;有些糖友看到了新葯出來了,就想試試看;這些都可能會帶來不安全的隱患問題,在用藥的問題上和醫生一起討論選擇適合自己的的藥物是有必要的。划重點:調糖藥物多,每種藥物各具特點,專業的事交給專業的醫生幫你來打理。三、降糖不是終目標“糖尿病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併發症”,糖友對這句話一定很熟悉,這句話其實就告訴我們治療糖尿病的終極目標是為了不得或是儘可能少得併發症。糖尿病血糖高,血糖是一定要降的,但僅僅關注于降糖是遠遠不夠的,因為目前發現僅僅降糖還是阻止不了併發症的到來,所以在管理糖尿病的時候,還要管得“寬”一點。糖友除了看血糖,還要看看血壓、血脂、尿酸、體重等等這方面有沒有問題,如果有異常,需要和對待血糖一樣地認真對待它們,只有把這些“搗亂”的“壞傢伙”都搞定了,才能減少併發症的發生。另外,在降糖藥物的選擇上,最好能夠和醫生一起討論討論,結合自身特點,選擇對心臟、腎臟等有保護作用的藥物,減少心腎相關併發症問題。划重點:糖尿病,降血糖不是最終目標,管理糖尿病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不得或少得併發症。(此處已添加醫療卡片,請到今日頭條客戶端查看)

糖尿病的治療進入新時代,糖友管理糖尿病的理念需要變一變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