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備資訊

蘇聯名槍進入中國為何大變樣?改良設計助力抗美援朝,效果不錯

在抗美援朝戰爭當中,由於軍事工業還很落後,蘇聯曾經大規模的支援和出售給中國武器,用以裝備志願軍。其中數量最多的,就是著名的波波沙衝鋒槍。最多的時候,1個步兵師都會裝備2000把衝鋒槍。後來中國通過仿造,生產出了國產版50式衝鋒槍,但是卻把波波沙衝鋒槍最為顯著的特徵:彈鼓給取消了,換成了彈夾供彈。其實這一改裝,是一個因地制宜的高招。

波波沙衝鋒槍,是一款蘇聯在衛國戰場前夕定型生產的大威力衝鋒槍。它的誕生,本身也是個傳奇的故事。一段時間內,蘇聯的武器生產負責人看不上衝鋒槍這種武器,認為其威力太小。他們理想中的武器,是採用彈夾供彈的步槍。但是當時,不管是金屬冶鍊還是機械加工,都不足以滿足自動步槍的生產,所以步槍還是採用的半自動方式,火力持續上存在很大問題。

1939年,蘇芬戰爭爆發。芬蘭軍隊裝備的索米衝鋒槍在戰場上大放異彩,給蘇軍造成了很大殺傷。於是斯大林下令,在全國範圍內徵集衝鋒槍設計方案。最終,輕武器設計師格里戈利·斯帕金的方案脫穎而出,在1941年開始大量生產,並裝備紅軍部隊。這就是波波沙衝鋒槍的由來。

波波沙衝鋒槍的最顯著特徵,就是容量71發子彈的彈鼓。這種設計,保證了波波沙衝鋒槍的持續火力輸出。在蘇德戰場上,這種武器發揮了重大作用,成了德國步兵甚至是坦克兵的噩夢。而且,波波沙衝鋒槍的故障率很低,是一款非常穩定的武器,因此也被稱為“二戰最強衝鋒槍”。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中國人民志願軍出兵朝鮮。志願軍本來就在武器上處在劣勢,重武器嚴重缺乏。如果再沒有一些好用的輕武器,戰場態勢將更不樂觀。於是,波波沙衝鋒槍開始大量進口。為了更利於裝備,中國的軍工企業很快就開始仿製波波沙衝鋒槍。也是在這一階段,看上去威猛無比的彈鼓被容量小的彈夾所取代。

適合蘇聯的東西不一定適合中國,波波沙衝鋒槍的彈鼓雖然裝彈多,但是本身也存在着一些問題。

首先是體積太大。彈鼓的橫截面是一個圓形,面積太大,體積也太大,不利於卧射和隱蔽。志願軍的主要作戰手段之一是山地戰,比如入朝第一戰黃草嶺之戰,還有艱苦的飛虎山之戰,慘烈的松骨峰之戰,還有消耗巨大的上甘嶺之戰,都是典型的山地戰。志願軍的很多戰法都需要提前設置埋伏圈,如果隱蔽做得不好,被敵人發現了,伏擊部隊就會受到很大的損失,戰果也會大打折扣。

其次是彈鼓的故障率比較高。這種狀況,實際上在二戰中已經出現。蘇聯在當時,已經給波波沙衝鋒槍準備了彈鼓和彈夾兩種供彈方式。經過戰場考驗,證明了彈鼓的故障率比彈夾要大。蘇聯人的戰場武器豐富,考慮火力持續性更多一些,所以他們喜歡使用彈鼓。但志願軍重武器緊缺,戰鬥人員也從來都不富餘。很多時候,陣地上的阻擊戰士人數還非常少。一旦此時彈鼓出現故障,那影響將是巨大的。

其三是彈鼓不是規則外形,攜帶很不方便。二戰時,蘇聯紅軍的後勤保障比較好,每個士兵在隨身包里攜帶個兩三個彈鼓,共一二百發子彈,基本上能保證戰鬥打完進行補給。而志願軍的補給由於美國空軍的騷擾,很難送上來,戰士們只能盡量多帶彈藥。而彈夾單個體積小,形狀規則,攜帶方便,可以放進腰間的子彈袋裡。一般的戰士每人都會配發九個左右。這樣一來,整體的子彈數量不降反增。在大規模穿插作戰時,

其四是彈鼓的整體重量太大,射擊時中國士兵不好掌握。蘇聯人被稱為“戰鬥民族”,身體強壯,力氣大,彈鼓的分量在他們看來不算什麼。但中國士兵的力氣比他們小,操控彈鼓自然不如操控小巧的彈夾方便。

其五是戰場資源回收問題。彈鼓由於體積大,不好攜帶,在仗打得比較激烈時無法估計到回收問題。這對於當時已經全面工業化的蘇聯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丟就丟了,再造就可以。但中國不行,武器上的任何零件和耗材都要儘力反覆使用。而彈鼓顯然不適應這種“過緊日子”的使用風格。

由於彈鼓有着上述五個缺點,才最終被志願軍捨棄。而這種設計思想,也沿用至今。現在人民解放軍的武器裝備中,也很少見到彈鼓。

因地因人制宜,在武器仿製和改裝過程中加入適合自己的理念,後來也成為我國軍工產業的一個重要設計理念。只有這樣的武器,才是適合自己的好武器。如今,我國的武器生產製造已經逐步了進入了世界領先集團。更多適應中國人使用習慣的武器,在軍隊中大放異彩。這不僅是人民解放軍的福音,也是全體中國人的福音。

蘇聯名槍進入中國為何大變樣?改良設計助力抗美援朝,效果不錯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