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備資訊

俄羅斯脫離以美為中心貨幣體系去向何方?

理想很豐滿,而現實很骨感。首先,俄羅斯逐步脫離以美為中心的貨幣體系是俄羅斯的自由權利。二戰後建立了布雷頓森林體系,使美元與黃金直接挂鉤,35美元可以兌換1盎司黃金,這也是美元為什麼會叫美金的原因。世界各國做國際貿易都要通過美元(黃金)來實現,所以為了成本和快捷性考慮,將黃金存放在美國也是一項必要手段了。就像你做生意在哪個銀行開戶結算,必須先存一些結算準備金的道理是一樣的。

從上個世紀70年代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嚴格上說無論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還是世界銀行以及各類國際金融組織都沒有再確定唯一的國際貨幣,包括美元在內都不存在法定國際貨幣一說。唯一有一個要求的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早將美元、歐元、英鎊、日元作為國際儲備貨幣明確下來。北京時間2015年12月1日凌晨1點,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式宣布,人民幣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別提款權)。至此,這五種貨幣成為非強制性的特別提款權貨幣,也可以說是儲備貨幣。

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后,美元的法定國際貨幣地位也隨之解體,那麼美元目前的國際貨幣地位是如何形成的呢?是市場化約定俗成形成的。戰後,美國經濟迅速發展,美國經濟總量、貿易總量曾經長期佔據世界第一位,至今經濟總量仍穩居世界第一位。試想,全球都在與美國交易,都在與美國做生意,必然使用美國的貨幣美元。美元在國際儲備中的比例這幾年逐步下降,也與美國經濟貿易在全球佔比與影響力下降是正相關的。新興市場國家經濟崛起,特別是新興市場大國的中國經濟總量直追美國,貨物貿易已經超過美國,必然讓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面臨挑戰。我一直喜歡用數據說話,IMF數據顯示,2020年第四季度美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份額已經降至59%,為連續第三季度下降,創下近25年來最低水平。而在1977年至1991年間,美元儲備在全球佔比一度高達85%。這就意味着與其巔峰時期相比,美元在全球儲備中佔比已暴跌近30%。同期,歐元在全球外匯儲備中的佔比從20.5%升至21.2%,為2014年以來的新高;日元的佔比連續第三個季度上升,增至6.03%;人民幣的佔比在2019年第四季度為1.94%,此後連續四個季度攀升,增至2.3%。

一個結論是雖然美元儲備佔比走低,但仍然位居六成,其他的歐元、英鎊、日元、人民幣僅從佔比看,追上美國甚至替代美元地位基本是遙遙無期。這個時候,俄羅斯提出要脫離美國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首先必須脫離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俄羅斯美女發言人扎哈羅娃認為,俄羅斯近年來長期遭受西方國家的經濟制裁,而這一情況短期內也不會改變,俄羅斯必須尋找新的貨幣結算機制,從而徹底擺脫對美元和由美國主導的SWIFT結算系統的依賴。一旦新的機制建立,可以加強各國貨幣的國際地位,更可以將西方對俄制裁造成的經濟損失降到最低。俄羅斯是迫於西方多年制裁的無奈之舉。多年制裁,已經使得俄羅斯經濟倒退很多年,老百姓苦不堪言,經濟衰退最終由手無寸鐵的俄羅斯老百姓買單。

俄羅斯謀求脫離美國的獨立國際貨幣體系能否做到?我們先看看俄羅斯經濟在國際上的佔比情況。俄羅斯公布的2020年GDP數據摺合14740.34億美元;2020年中國GDP為14.73萬億美元,從單一國家看,已經是遙遙領先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俄羅斯GDP僅僅是中國的十分之一。同期,美國GDP20.95萬億美元,俄羅斯僅僅相當於美國的十四分之一不到。俄羅斯經濟總量比中國的廣東和江蘇還少。

從國際貿易量分析,俄羅斯聯邦海關署的統計結果顯示,2020年1-12月,俄羅斯對外貿易值為5719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減少了15.2%。其中,2020年全年出口貿易額為3382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減少了20.7%,獨聯體國家佔比14.4%,非獨聯體國家佔比85.6%;進口貿易額為2337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減少了5.7%,獨聯體國家佔比10.7%,非獨聯體國家佔比89.3%。2020年全年貿易順差為1045億美元,較2019年同期減少了739億美元。同期,中美貿易總額分別為 4.8萬億美元、3.84萬億美元。

也就是說俄羅斯國際貿易中非獨聯體國家佔比接近九成。而在非獨聯體國家中,中國是俄羅斯第一貿易額大國,其他與俄羅斯貿易量較大的國家是德國、荷蘭、美國、英國等歐美國家,主要以歐洲為主。

俄羅斯出口排在前三位的是石油、成品油和天然氣。

從外匯儲備看,2020年俄羅斯外匯儲備5974億美元,這是一個非常正常的數據。作為資源能源出口大國,外匯儲備增加再正常不過了。據中國央行最新公布的數據顯示,截止2020年年底,中國外匯儲備為32165億美元,是俄羅斯國際儲備的近5.4倍。

從GDP總量、國際貿易總量和外匯儲備總額數據分析,俄羅斯準備脫離美國主導的貨幣體系難度很大。從經濟綜合總量上分析,目前世界上敢談脫離以美國主導的貨幣體系,只有一個國家,那就是中國!

近些天,為了打壓俄羅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可算是無所不用。根據俄羅斯衛星通訊社4月30日的報道,在歐洲議會上,以569對67的投票結果通過了一個制裁俄羅斯的決議。此決議規定,如果俄羅斯對烏克蘭使用“軍事手段”,那麼其將會被踢出SWIFT系統,且兩方的石油貿易和北溪二號計劃也會立即停止。

作為主要依靠國外貿易發展的俄羅斯,如果被踢出SWIFT系統,毋庸置疑,本國的經濟將會受到極大的影響。但與此同時,歐洲國家也將難善其身。SWIFT系統作為國際支付系統在國際貿易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而對於歐洲和俄羅斯兩個經常展開能源合作的地區來說更為重要,不可否認,一定程度上兩方的關係為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面對着如此局勢,俄羅斯並沒有屈服,反而還研發出了別樣的國際支付系統,名為金融信息傳輸系統(SPFS),據稱,如今已有多個國家和經濟體加入了此系統之中。

原來如此?你不讓我留,我也有意走。俄羅斯早就未雨綢繆,準備後手了。其實,我認為俄羅斯脫離美國為主的國際支付結算體系后,應該會加入到歐洲歐元支付平台上。因為正如上述分析的,俄羅斯與歐洲貿易量最大。歐洲特別是德國對俄羅斯天然氣等進口依賴度非常高,基本可以說歐洲離不開俄羅斯的出口資源能源的。這也是美國拼着老命制裁俄羅斯,而歐洲卻三心二意的原因。如果歐洲議會把俄羅斯趕出國際貨幣支付體系,歐洲受傷同樣很大,德國或將受不了。德國是僅次於中國的俄羅斯第二貿易大國。

因此,我分析,俄羅斯脫離不了國際貨幣支付體系,美國與歐洲議會也僅僅是嚇唬一下罷了。隨着雙方談判妥協,最終俄羅斯仍會留在國際經濟貨幣的大體系裡。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

相關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