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備資訊

「忘羡」藏起來98:脫離危險,秋後算賬

“如何過?還請溫姑娘明示?”

“將血親之人的血,渡給含光君,若能與他的血液相融,不生出排斥,便是有救。否則,危矣。”

藍曦臣當即伸出胳膊,“我來,我與他一母同胞,血液自然會相融。”

藍啟仁上前,肅然道:“還是我來,你的傷尚未痊癒,如何能再給忘機過血。”

“兩位的血,我都不敢保證萬無一失,為了更保險起見,還是澤蕪君為好。”

藍啟仁皺眉,正欲爭取,藍曦臣及時攔截了他的話頭,“叔父,我如今有傷在身,藍家又正值多事之秋,很多事情都不方便奔走。不如由我給忘機渡血,叔父來處理剩餘的事情吧。”

大長老也贊同藍曦臣的提議,一來他兩人的血緣更近,二來藍曦臣是年輕人,恢復更快。在他們三人持相同的意見下,藍啟仁只好滿面擔憂的隨大長老走出卧室,去外面等。

這一等就等到正午時分,溫情滿臉疲憊的推開門出來,朝兩人微微頷首,道:“算是首戰告捷,接着來要日夜觀察,只要不出現排斥現象,應該有兩三日就能醒過來。

只是這外傷同樣棘手,不論是舊傷還是新傷。戒鞭留下的傷,好好將養兩三年,或可痊癒。那胸口的舊傷,我到現在尚無頭緒。”

大長老和藍啟仁面面相覷,一時都從彼此的眼中看見道不完的擔憂。藍啟仁轉目望向祠堂的方向,目光複雜難辨,若是兄長在……

“曦臣沒事吧?”大長老隨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隨即收回詢問溫情。

“澤蕪君失血過多,身上的傷將會愈合的慢一些,接下來同樣要好生調養。不過比起含光君,並不是什麼大問題。”

藍曦臣醒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后,為弟弟過血后,他同樣臉色白的嚇人。稍微休整后,他便命人將所有長老都請到祠堂。

“七長老,十長老,說吧,你們是如何得知伽藍秘境這個地方的?又是如何得知魏公子安身其中?攛掇扇動三長老進入秘境,是想做什麼?”

這兩位長老自從被青蘅君抬舉,受眾弟子們的敬仰,便生出些膨脹的傲氣來。加之藍曦臣性情溫和,對他們這些跟隨過他父親的老人,都格外尊敬。平日里都執半個師禮。

如今被藍曦臣這般毫不留情面的審問,還真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於是兩人臉色都十分難看。

七長老率先站起來,“宗主,藍家既然有這樣提升修為,事半功倍的秘境,為何不供給師門?讓大家一同提高修為,也是姑蘇藍氏的實力不是?不知為何隱瞞我等?”

“原來如此,你以為這秘境靈氣濃郁,是修鍊的好場所,所以我們嫡系一脈在獨佔?”

“不然為何藍氏宗主一脈,向來修為高於旁人?”十長老挑眉,看向主位竟有些蔑視的模樣,似乎在說,你們佔著如此優越的資源,也不過比讓人高了一點點。

藍曦臣簡直要比氣笑了,他們這一脈,一向嚴於律己,奉行苦修,從未有過哪一人,在那秘境閉關超過一個月的。不然為何這麼多年,從未有人察覺雲深不知處後山有異常。

“這秘境,不過是靈氣濃郁些,藥草出產高些。在坐的諸位,哪位沒有用過些珍稀的藥材?難道那都是憑空生出的不成?之所以未告訴大家,不過是為藍氏留個萬不得已的退路!眾位這也容不得嗎?”

“魏嬰一個外人都可以進入,難道宗主是不信任我等嗎?”右邊藍氏一個長老憤然而起。

藍曦臣看他一眼,又看了右邊所有長老一眼。這些人都是這次逼迫進入秘境的人,他們自知藍曦臣這次是事後清算,所以自覺坐在一起。

一向溫文爾雅的人,凌冽起來更厲害。藍曦臣生平僅見的帶了些嘲諷,“不知諸位進入秘境有何感受?”

說話的長老瞬間臉色憋的通紅,冷哼一聲,甩袖坐下去。

“說話!”藍曦臣並不打算放過他們,兩個字說的帶了十足的威壓。

“靈力凝滯不周,無法運轉,那又怎樣,給些時間適應就是了。”右邊另一位長老不以為然的道。

“給點時間以適應?那是來自佛力的威壓,但凡心存貪念,慾念等雜念的人,都是無時無刻被壓制。

魏公子初入秘境,忘機封了他體內的怨氣,尚有些戾氣陰氣,他卻絲毫沒被壓制,靠的是什麼?無非是一顆純凈的赤子之心。

敢問諸位,你們的雜念真的是時間可以凈化的嗎?”

「忘羡」藏起來98:脫離危險,秋後算賬

免責聲明:非本網註明原創的信息,皆為程序自動獲取互聯網,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此頁面有侵犯到您的權益,請給站長發送郵件,並提供相關證明(版權證明、身份證正反面、侵權鏈接),站長將在收到郵件12小時內刪除。